电站阀门
当前位置:主页 > 电站阀门 >
江西上饶 : 隐秘的中国光学城
添加时间:2021-09-13
 

  像这样不断转动的钢铁机器,还有成百上千台,从日本台湾运来的玻璃毛坯,经过切割、打磨、镀膜等工序首先变成了所有镜头的雏形——光学镜片,而后这些 镜片进一步加工,有些跑到光学仪器厂变成了学校里的显微镜,有些则跑到手机生产线上则变成了大家熟知的三摄、四摄,照亮我们的美。

  生活在现代社会,我们离不开手机,离不开用大大小小镜头呈现在手机里的世界。

  而手机镜头是各大手机厂商的内卷高地,从单摄到四摄,从5倍缩放的普通镜头到50倍缩放的潜望式镜头。

  虽不是手机的心脏,比不上芯片,但镜头却是手机最大的门面,是消费者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。

  往前看,手机镜头的老祖宗其实距离我们的生活非常遥远,一开始是望远镜,再先进一点的是观察细胞的显微镜,都不是咱们平民老百姓能用得着的东西。

  现在呢,一个普通人的生活中到处都有光学产品影子。除了手机镜头,有无处不在的监控摄像头,还有汽车的车载红外镜头,高大上的光学产品经过加工,走进了普通人的生活。

  截止2019年,全球光学镜头市场规模约为2900亿元,中国光学镜头市场规模约为1800亿元左右,占全球市场的六成还多,而中国最大光学镜头基地则是江西上饶。

  和苏州、义乌这样的明星城市相比,上饶只能算江西省的一个籍籍无名的地级市。但来上饶shopping的人可不比前者逊色,上饶的客户里有安防领域全球大boss海康威视和大华股份,有咱们的民族之光荣耀手机,当然还有特斯拉。

  每年上饶要给供给全国超六成的光学镜片,总产值过千亿。看上去不太相关的手机、探头等等,把他们的产业链条往上一捋,其实牵起来的是一条根,即江西上饶。

  这里磨出来的镜片基本上是所有镜头的原材料,除了我们不太熟悉的科研仪器,小区门口的人脸识别镜头、地下车库天角落里的探头,这些我们更加熟悉的光学产品,都要依靠上饶产出的镜片。

  在上饶, 比起光学这个高大上的词汇, 当地人更熟悉的是磨镜片。磨镜片是光学加工的俗称, 上摆抛光,下摆抛光,磨下摆抛光,检验,涂膜,胶合.........这些听起来晦涩难懂的细分工序已经在上饶遍地开花,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集群。

  在前程无忧上,上饶镜片加工企业的招工上普遍给出了6k-10k的月薪,相比于上饶当地4.5k的平均薪资水平,“磨镜片”已经算是一个高薪的行当了。

  上饶光学城的下游也是五花八门,从爸妈那辈的老式相机到手机镜头、安防探头再到如今的自动驾驶汽车的眼睛——车载镜头、AR&VR穿戴设备应有尽有。

  由于常年藏着这些巨人背后, 上饶的光学产业一直鲜为人知, 这么多年上饶是如何一步步做大做强的?

  上世纪80年代,寄居上饶的江西光学仪器总厂(江光厂)决定生产凤凰205相机销往市场,在计划经济刚刚消退的季节,照相机是老百姓难得一见的稀奇玩意儿。

  1983年后的五年内,凤凰205的产销量翻了七倍多, 在全国各大销售网点一机难求。

  那时, 江光厂建成的12层总部大楼是整个上饶市市区的最高的建筑,上饶的光学产业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生根发芽,成了当地人心上的朱砂痣。

  到了80年代末,事情又起了新的变化。改革开放的脚步走得越来越远,第一代下海商人、企业家如泥鳅一般,把曾经死气沉沉的中国市场搅活,装进人民口袋的钱多了起来,像凤凰205又贵质量又不好的“体验款”已然不受待见,人们需要的是更便宜性能更强的相机,纷纷转向进口货。

  这个敢问路在何方的时刻,江光厂做出了几个大胆的决定,首先是瞄准大光学产业的未来,布局光学镜片加工,光学仪器部、光学元件部、设备制造部纷纷开动马达,不到几年几个部门接连实现了自给自足而更。

  重要是,江光厂选择了“打不过就加入”的策略,和日本雅西卡相机合作,代工生产单反相机,这个举措让江光厂在中国第一波全球化浪潮活了下来。

  但依附于国外品牌和技术,总有一天要面临“卡脖子”的局面。在日商高价专利费和断供威胁下,中外合作模式下的各个行业的中国企业举步维艰,江光厂决心要搞出自己的单反相机,在这样的困境下,中国早期的测绘人员对最终破局起到了巨大作用,在不断的拆卸组装中,照葫芦画瓢的中国第一代国产单反相机在1991年出世了。

  在进口货如洪水猛兽般鲸吞国内相机市场的同时,江光厂的凤凰DC303、301的系列单反相机虽然和其他国货一样,充当市场的低档消费品,在夹缝中生存,但至少在江西上饶,保住了中国光学产业的一丝光亮。

  进入新世纪,数码相机昙花一现,在市场短暂地火了一把,它的际遇不是因为它不够新不够好,而是因为一个新王的登基,让所有相机都在瑟瑟发抖。

  夏普J-SH04,图源:中关村在线年夏普推出的世界第一款拍照手机J-SH04,镜头像素只有11万,拍什么都是马赛克画质,而现在高端手机的多摄镜头模组早已达到了上亿的像素级别, 但一个新的时代开启了.

  手机取代相机, 成为了一个综合的信息终端. 20多年来,先是把非专业的数码相机全部消灭,而后继续挺进专业摄像领域,打的一众专业相机节节败退。

  尤其是2010年后,手机跨入智能时代,手机镜头软硬件有机结合发生了更加奇妙的化学反应,从最早简单的画质优化,到现在强化的AI美颜、防抖、夜景拍照,让镜头成为人们选择手机的一个重要条件,也让手机走向了更多领域。

  因为前期的大光学产业布局,在手机迅猛发展的二十年里,上饶光学产业异军突起,国内外的手机厂商,或是代工或是采购,在上饶加工出来的光学镜片和光学元件流向了世界各地。

  光学产业在上饶生根发芽可能纯属偶然, 但是上饶能成为中国最大的光学产业基地不是巧合堆砌而成的。

  ,因为最终价格由出订单的国外企业控制,磨一块镜片只有毛级的利润空间,只有压榨人力成本,企业才能有钱赚,在替国外企业代工光学镜片时,上饶的光学企业明白这样的生产模式不能长久。相对于老派的凤凰光学, 新生代的

  ,同时投资布局声学和IC芯片.下游产品非常广泛, 智能终端、智能汽车等都有涉及。比如车载镜头已出货给tesla,Valeo、Magna等巨头, 还与华为深入合作,切入手机镜头及VR/AR领域.

  用海康的市场地位作为参考,截止2020年,海康在全球安装了近5亿个摄像头,市占率近40%,而作为供应商的宇瞳光学是消费者不知道的安防领域隐形冠军。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,宇瞳是一家广东企业,现在也会把相当一部分产能放在上饶,足见对上饶的重视.

  除了手机和安防镜头,开头就提到的汽车也没被落下,车载镜头作为汽车的眼睛,以前仅仅充当了科目二指挥员,现在却是实现自动驾驶的重中之重,车载镜头成为了上饶光学产业新的蓝海。

  下游光学产品的赛道多而不同,手机镜头、安防镜头和车载镜头彼此的中间隔了可能不止一座山,但他们互不冲突,满足着人们在生活中不同的需求.

  与此同时如AR&VR等新的赛道不断开辟,位于光学产业中央的上饶要养育的“孩子”越来越多。

  刚刚过去的8月份,字节跳动收购了Pico,有内部消息透露,此次收购的交易价格在 90 亿元左右,是目前为止中国VR行业最大的一笔收购案。

  在此之前,推动VR发展早已成为江西省的重要战略。江西将VR产业列入了该省“2+6+N”产业高质量跨越式发展行动计划,连续三年举办了世界VR产业大会。

  政策上面,为给VR产业打鸡血,江西出台了相关政策措施,鼓励本省高校开设VR本专科专业,并承诺最高给予200万元的一次性奖励。

  产业投资孵化上, 早在2016年,江西省就已经在VR领域成立10亿元的天使创投基金和100亿元的产业投资基金。先后在南昌建成国内第一个VR产业基地,并引进了微软、阿里、华为等企业。

  江西会不会从光学强省变成VR强省,上饶会不会从光学中心变成VR中心,我们拭目以待。

  这些年, 关于中国各大城市突围的讨论很多. 赌城合肥成了众人欣羡的对象.但不是所有城市都是合肥,有中科大,有最好的交通条件, 还有锐意进取的改革者。

  像上饶这种原本没什么好的教育资源,出身并不是自带buff的普通小城, 才是中国城市的大多数. 没有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, 那这种地方,他的出路是是什么?

  不是赌,也不是金融,是脚踏实地,让当地人有工作,企业慢慢有国际地位。就像西北搞光伏,西南做水电,这是中国绝大多数的城市,真正的出路。